农业无人机两巨头“血拼”价格:极飞科技发布新品次日大疆降8000元“围堵”性价比之战风云再起
2023-12-16 73

  ”战略下农村土地集约化的发展,科技进入农业农村管理工作,赋能农业现代化。而可以飞到任意一片田间地头的农业作为推进农业机械化的重要举措之一,在部分地区已成为“标配”,其市场使用量持续增长的同时,行业竞争也在加剧。

  在国内农业市场,大疆农业和极飞科技互为竞争对手。12月11日,极飞科技发布了最新款P150和P10农业,建议零售价分别为43888元起和31888元起,进一步降低了市场门槛。而极飞科技新品发布次日,大疆农业即宣布,将11月23日发布的新品T60农业无人机,全款订购价直降8000元。

  实际上,两家公司之间竞争十分胶着。近年来,极飞科技和大疆不断于前后脚推出新品,不仅产品性能有所提高,价格也一降再降。

  对此,资深产业评论人张书乐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大疆采取价格围堵的方式进行对抗,属于一种常规且有效的商业操作,但“价格战”的基础在于技术和体验上真正“不一样”,否则就会沦为一种价格内卷,不利于市场发展。

  针对此次事件,《华夏时报》记者分别致函极飞科技和大疆,但截至发稿,暂未获回复。

  11月23日,大疆农业发布T60农业无人机,价格54999元起,采用56寸高强度桨叶以及大载重电机和大功率电调,单轴综合拉力大幅提升33%,喷洒系统上用双重雾化离心喷头,优化了喷盘流道设计,使用寿命提升66%。该产品主要针对农田喷洒、农田播撒、果树喷洒、果树播撒、水产播撒、林业飞防等多场景作业。

  紧接着,在12月11日举行的2023年极飞科技年度大会上,极飞科技发布了包括极飞P150和P60农业无人飞机在内的多款新品。其中,P150农业无人机,具备喷洒、播撒、运输、航测四个功能,价格43888元起。官方介绍称,其70公斤最大载重、30升/分钟最大喷洒流量和280公斤/分钟最大播撒推料速度,再次刷新农业无人飞机的作业性能。

  而在极飞科技发布新品次日,大疆农业宣布T60机型全款订购价直降8000元至46999元起,时间至明年2月8日。尽管对于此次降价,大疆农业曾回应相关媒体表示是“感恩回馈”的举措。但在颇为微妙的时间节点选择降价,其背后深意显而易见。

  若往前追溯,两家公司在农业无人机市场的激烈角逐已有八年之久。每逢年底,极飞科技和大疆农业分别基于自身的P系列和T系列不断推出新品,提高性能的同时降低价格,希望通过价格获得竞争优势。

  对于两家农业无人机厂商之间的“价格战”,张书乐指出:“价格战是商战套路,但更多的情况下,则是整体在农业无人机上缺少更多创新和场景应用,仅仅是过去飞机洒农药变成了无人机洒农药之类的有人到无人迭代,只能用价格战来进行一种制衡,未能打开真正的消费场景延伸。”

  中国信息协会常务理事、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朱克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价格战”背后的原因主要是为抢占市场份额,通过降低价格来吸引更多的客户。对于极飞科技和大疆来说,其产品具有较高的性能和效率,因此即使价格压低,仍有可能保持一定的利润率。然而,长期的价格战可能对企业的利润率产生负面影响,甚至导致一些企业退出市场。

  在张书乐看来,“价格战”策略短期有用,长期则会造成农业无人机市场的无序竞争,既对利润有影响,也会遏制农业无人机快速迭代和创新的欲望,沦为简单切割存量市场蛋糕,而无法用新场景打开增量市场的真正发展走向。

  2021年11月,极飞科技申请科创板IPO。但在去年5月,公司及保荐机构主动提交撤回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上市申请由此终止。据了解,撤回主要受疫情影响,公司及其中介机构无法在规定时限内完成尽职调查、回复审核问询等工作。

  此前披露的招股书显示,极飞科技尚未实现盈利。公司在对科创板的问询回复中表示,预计未来2年左右实现盈亏平衡。

  2021年,在冲击科创板IPO之前,极飞科技已经获得6轮融资。尽管科创板IPO折戟,该公司又在今年9月完成了新一轮融资。据悉,本轮资金将主要用于公司在农业科技领域的技术研发和产品创新,以及市场拓展。

  尽管融资不少,但极飞科技似乎依然有强烈意愿冲击资本市场。近日,极飞科技创始人兼CEO彭斌曾公开表态,上市“希望是越快越好”,但不会因此去催熟市场,而是以一个正常的经营周期达到上市的要求后,会考虑上市。

  据悉,在产品性能提升、价格下降的情况下,极飞科技当前的毛利率已有所提升,原因主要是产品在结构和材料方面的创新以及商业模式的完善。

  对此,天使投资人、资深人工智能专家郭涛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基于当前的市场环境和极飞科技自身情况,农业无人机市场逐渐受到重视,而极飞科技作为头部企业具有较强的技术实力和市场影响力,有望通过上市获得更多资金支持和品牌认可,进一步推动公司的发展。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则认为,当前市场环境下,资本市场对于科技企业的估值相对较低,而农业无人机市场也面临着政策、技术等多方面的挑战。极飞科技尚未实现盈利,也需要考虑资本市场对于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成长性的要求。因此,极飞科技需要在产品创新、市场拓展、盈利能力等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才能够成功上市。

  而张书乐也坦言,农业无人机由于其研发成本和现有市场规模,难以有效实现盈利。“是否是‘农业无人机第一股’,其实意义不大,资本市场对于前景不明、创新不够、消费场景拓展不宽且缺少更多故事的企业,即使上市并取得第一的名头,也不会给予太多的投入。”他表示。

  Forest&Sullivan数据显示,2022年—2025年,我国农业无人机市场将保持稳定增长,预计2025年市场规模可达115亿元。

  根据《农业无人机行业白皮书(2022)》,目前,农业无人机的需求已经从传统的植保无人机逐渐扩张,深入到病虫害防控、农艺、播撒、智慧农业、授粉、果树防冻防晒等农业领域。农业无人机应用场景的不断细化和扩宽,为全球农业无人机行业发展提供了庞大的市场潜力和发展动力。

  “国内无人机已经从早期会飞的相机这样的消费级市场,向工业级市场做了许多探索,其起因是消费级市场遭遇天花板,而结果则是在探索工业级市场上,诸如农林等场景,在过去有人驾驶飞机的基础上,只要进行”简单“升级到无人机状态即可实现拓展。”张书乐分析称,“因此,在无人机技术领先的大前提下,消费级无人机最容易拓展到农业这个场景相对成熟、消费频次也较高的领域中来,并在全球达成快速市场占领。这本身也是国内无人机突破自身场景和市场天花板的刚需使然。”

  张书乐表示,由于场景相对成熟,农业植保等工业级无人机,事实上只要在消费级无人机上做一定的技术迭代就“基本可用”。这让中国农业植保机有了先发优势,并且有机会在全球市场再造一个“大疆传奇”,只是未必只是大疆或极飞来实现。

  他进一步指出:“但仅仅只是农药喷洒、播种、消防等简单的‘散播’模式,中国农业植保机的技术护城河并不宽阔,也很容易被其他国家的无人机快速复制,并实现技术超越,因此如何用无人机的特定属性,实现日常无人巡查(如防火、防盗、防虫害),并拓展出除播撒以外功能,如载人无人机业务,实现农业无人机的更多场景体验,将是下一步关键所在。”

  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朱克力认为,农业无人机厂商要推出更优质的产品并抢占市场份额,首先需要进行技术创新,提升无人机的性能和效率;其次,厂商还需要提供完善的售后服务和培训,帮助用户更好地使用和维护无人机;此外,厂商还可以通过与农业相关企业和机构合作,推广无人机的应用,提高市场认知度。

  郭涛则认为,除了加强技术研发和创新,厂商还应注重产品的可靠性和安全性,确保产品在农田环境中的稳定运行。此外,厂商还应加强市场营销和品牌建设,提高产品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同时,与农业产业链上下游的企业合作,共同推动农业无人机的应用和发展,也是一个重要的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