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农业现代化角度看我国农业科技投资机遇
2024-03-04 54

  科技创新始终是驱动农业进步的根本动力。最近,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做好2023年全面推进乡村振兴重点工作的意见》,尤其提到加强农业基础设施建设、强化农业科技和装备支撑、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推动乡村产业高质量发展等要点。从近几年的投融资数据可见,资本正在积极拥抱农业科技创新,资金正在涌入这一赛道。

  农业科技领域可以关注哪些细分方向,未来有何发展趋势?近期钛资本邀请多位嘉宾就农业科技领域展开深度探讨,主题是:从农业现代化角度看我国农业科技投资机遇。主讲嘉宾是前农业行业研究员Jane,现任某农业基金投资经理,她长期在农业领域从事行业分析工作,参与了大量投资和并购项目,提供更具战略性的视角。参与讨论的访谈嘉宾包括:坤辰资本创始合伙人张云祥,35斗、动脉网联合创始人毕元锋,浅石创投合伙人胡海清。本次分享主持人是钛资本董事总经理方昕,她负责合成生物、产业互联网领域的投融资并购。以下为分享实录:

  农业是我们所有人生存的基石。农业的不断发展,使得人类在有限耕地面积和多变气候条件下,持续降低饥荒比例,是一个最古老而又永恒不衰的长青产业。如何提升效率成为了农业需要解决的重要命题。自1960年以来全球农业耕地面积仅增加了1.41倍,但谷物产量增长了2.85倍。从全球范围来看,2030年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中提到的许多目标都与提升农业效率有关,包括提高种植效率、减少农户贫困和促进本地经济发展。

  对于中国而言,我们经常谈到粮食安全,实际上,这也涉及提升农业效率,因为国内耕地有限且分散。我们拥有全球20%的人口,却只有7%的耕地。同时,中国玉米和大豆的单产与海外先进国家相比相差很大,玉米单产低至45%,而大豆的对外依赖度超过80%。此外,国内对蛋白质和脂肪的需求也在增加,这在“健康中国2030”规划中得到了体现,但不良的膳食习惯可能导致一些疾病的发生。因此,提升农业效率也影响农产品的供给和需求。

  现代农业利用疫苗、传感器和机器人等技术突破了传统农业投资所面临的诸多挑战,如疫病、低标准化程度和信息不对称等。这些技术也解决了农业现代化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如人力成本上升和环境治理。当然也要谈到农业的创新,其对农产品标准化率和商品化率的提升贡献巨大。特别是在过去20到30年间,使得农产品供应价格弹性从低到高的趋势逐渐明显。

  新冠疫情引发了我们对整个农产品周期的思考。传统观点认为,大约在24周后就不会再出现反转,但此次在第15周时,农产品价格景气周期就显著提升,产能恢复速度也较以往慢。在这段时间内,技术创新对农产品供给的弹性起到了明显的推动作用。长期来看,技术进步导致农产品实际价格持续下降,这在过去50年来是可观察到的。这种效率提升使得农产品供应更加充足,有时也会产生误解,即认为农产品价格必须上涨才能有希望。然而,事实上,农业价格的理论趋势是下降的,这才能反映出效率提升和技术进步的效果。

  从需求端来看,技术创新和效率提升使得农产品需求结构更加多元化。举例来说,过去几十年,以蛋白质和油脂为代表的农产品需求增长迅速。从1965年到2020年,全球油脂消费增长超过了20倍。另一个明显的需求增长来自生物燃料,包括巴西、欧盟和美国,他们目前占据全球生物燃料产量的近三分之二。主要的生物燃料作物包括甘蔗和玉米。另外,食用油也是一个重要的需求领域。

  此外,随着双碳战略的实施,许多国家正在探索将农产品用于替代化石能源的工业应用。例如,我国制定了生物经济规划,旨在打造近7万亿元规模的合成生物学市场。其他国家如美国、日本、欧盟、印度、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也制定了类似的规划。预计到2030年,农产品的工业消费量可能会增加50%。

  这里要提到农业发展中的风险和挑战。投资任何农业相关子行业,最需要关注的是价格周期,因为农业经营和投资实际上都与现金流有关。价格周期的判断若不准确,或者对价格周期视而不见,很可能导致成本和收益出现倒挂风险。

  一是,技术进步导致了供给价格弹性的增加,而需求价格弹性相对较小。因此,许多农产品的周期呈现出发散型的蛛网。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猪的周期。猪肉的需求相对稳定,但价格弹性随着农户的进入和退出,以及规模企业的扩减产而变得非常剧烈,导致价格平衡难以实现。

  二是,地缘政治风险频繁爆发。自2020年以来,疫情之后地缘政治事件对能源、农产品和化肥价格的剧烈波动。特别是这次,化肥价格已经上涨到自1970年代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

  三是,地缘政治风险对其他大宗商品产生明显影响。价格波动越剧烈,就越容易干扰库存投资。而库存投资与资金流动性和宽松程度有很大关系。资金宽松的追踪指标包括本币流动性、美元指数以及国内实际利率等。因此,自2021年以来,由于疫情后的流动性泛滥,农产品经历了一波剧烈的涨幅。

  另一个被忽视的因素是资本周期,当某个行业的投资回报率较高时,会有新的资本涌入该行业。这种周期,我们称之为破坏性创新周期,类似的周期包括繁荣、衰退,最终清除一些错误配置的资本。

  在过去的农业行业中,由于其小农状态,资本周期很少受到关注。然而,近年来,资本周期对我们的影响变得更加明显。这轮持续的增长可能是由于之前资本过度涌入该行业所致。

  举例来说,资本周期对农业的影响。上世纪70年代末至80年代初,美国的农机板块经历了类似的资本周期。投入品可能与周期关系不大,但实际上与农业相关的一切都与周期有关,因其所受周期影响更为明显。

  此前,美国农业的杠杆率非常高。在80年代初,农业板块的高杠杆变得难以为继,美联储加息导致农业企业的核心利率从年化的9%直接上升到19%。其总利息支付费用从109亿美元迅速增长到257亿美元。这一情况叠加了农产品价格持续下跌的影响,导致整个农业板块基本都亏损。在此期间,即1980年到1987年,美国农业相关的破产案件增加了十倍。小农场数量下降了51%,农田价值下降了25%。

  由于农业行业经营恶化,导致了上游的农机板块的崩溃。在1980年到1983年期间,农民缺乏资金,直接导致投入支出减少了16%。与此同时,整个农机行业的负债率持续上升,现金流利息覆盖比率从原来的2.7倍下降到0.4倍。导致许多龙头企业出现了巨额亏损。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农业板块的去杠杆一直持续到大约2010年左右。美国农业花费了近30年时间,才将其总资产恢复到1979年之前的水平。这其中的明确教训之一是,当某一板块的资产规模和负债率在短时间内快速增长时,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严重的负面指标。当它快速下降时,没有哪个板块可以幸免。

  提升效率是农业经营的核心,同时也能缓解周期波动风险。缓解周期波动风险对上游和整个农业投资的影响,这对农业的发展具有积极作用。通常情况下,研发增速由企业推动,研发规模和企业收入之间存在着明确的正相关关系。改变研发强度的三个要素,包括对未来需求预期的变化、科技进步带来的新商业化可行性,以及知识产权和并购整合,这些都可以使企业更好地利用其技术。

  我们当前典型的农业投资产业链。包括上游的投入品、中游的生产和加工、下游的流通消费,以及一些支持农业现代化的产业,如节水灌溉、农业金融、农业物联网、土壤保护、生物化工、农机等。农业投资的赛道是相当丰富的,不仅仅是种植作物,还有许多其他投资机会。每个环节都存在产业升级的可能性。

  此外,还有农业的微笑曲线。它表示农业产业链的上游和下游可能具有更高的平均利润率,因此更具投资价值。在综合考虑下,我们认为真正的农业投资不可能简单地从微笑曲线上得出结论,即只投资于上游或者只投资于下游。因为下游的餐饮业现在也很活跃,老渠道可能会被新渠道取代。更多时候,需要考虑行业壁垒的形成难度。

  另外一个要考虑的因素是产品的溢价能力。在养殖端,可能并没有很高的核心需求,除非是高精尖类品种。因此,作为企业,需要思考到底需要达到怎样的水平,才能为企业带来科技赋能或产品附加值。

  此外,可以关注一下经营模式。在国内,农业合作社可能被认为是一种落后的形式,没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复制。然而,从海外的发展经验来看,农户、公司以及农户之间的标准化商业化生产组织,实际上可以更有效地推动农业发展。例如,美国的CHS、兰多湖,法国的科普立信,以及新西兰的恒天然,这些都是以家庭农场为核心的农业合作社。在农业投资中,容易被忽视的一个方面是企业的组织形式之间的差异。每个公司的组织形式都有所不同,导致最终的管理模式和盈利模式也大不相同。

  因此,总结来看,农业投资需要专注于寻找真正能提升效率的技术,并结合能够缓解风险或价格波动的能力或经营模式。效率提升需要不断进行自我革新,因为技术迭代是市场空间最大的推动力,也是最深厚的护城河。而在风险缓解方面,很多时候会更关注需求的增长而忽视供给端的变化,而供给端的变化往往导致价格波动,其前景比需求不确定性更容易预测。因此,在农业投资中,我们经常会从供给端发现行业结构变化的信号和趋势,从而更好地把握周期的趋势,做出更有效的投资决策。

  正如前面提到的,我国土地和技术相对欠缺,因此近年来农产品的自给率呈下降趋势,特别是畜牧业相关产品,如大豆、糖和菜籽油等。农业高质量发展面临着一些瓶颈。农产品的国内外价格差异较大,导致我们在进行投资时可能会遇到困难,因为海外价格更为便宜,因此从海外进口并不成问题。

  另外,农村与城市之间的发展不平衡。尽管工业化和城镇化水平逐年提高,但农民和城镇居民的收入差距仍然较大。2020年,城乡居民收入之间的差距约为2.69倍,而去年浙江省这一差距仅为1.96倍,显示了城乡发展不平衡的问题。因此,国家从乡村振兴的角度考虑问题,力求缓解不平衡和不充分发展的矛盾。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农业科技升级较为缓慢。我们发现,国内种植业的育种技术相对海外仍有较大差距。农业产业报告指出,在1978年至2005年期间,全要素生产率指数增长了253.2%,增速较快。然而,2005年至2018年,增长仅为32.72%,年均增速仅为0.23%,显示出技术变化的年均增速较低。因此,我国农业的技术赋能增速呈下降趋势,尽管近年来农业仍然是盈利的,但要赶上发达国家仍然存在一定难度。

  通过政策变化,了解投资方向。在2017年的十九大提出解决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问题,到2022年的二十大,提出增强底气、守住底线年的一号文件从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转向持续全面振兴乡村,这意味着要为乡村注入更多的活力。我们认为,构建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农业现代化和建设农业强国具有重要意义和必要性。

  综上所述,对于经济周期的分析,总体来说对农业投资持积极态度。首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释放了一些红利。其次,技术贡献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不断提升,数字经济和双碳技术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因此,在当前节点投资农业相关领域可能会更有针对性。同时,农业正在进行标准化、机械化和产业化升级,也正经历着供给侧改革。

  现在,许多投资开始转向市场化和可持续性,进行可持续性相关的投资,如ESG相关的投资等,这些可能会为传统的投资资产结构带来积极影响。我们认为,目前处于一个逆周期的时间节点。从农业科技投资领域来看,每个环节都还处于初级阶段,因此每个产业链都值得重构和科技赋能,最终通过关键环节的投资来推动整个农业的现代化转型。

  钛资本方昕:在真正的生产过程中,人们更希望看到稳健可靠的技术,这类技术可能更容易与我们实际的农业生产需求相契合。想请教一下坤辰资本创始合伙人张云祥先生,有哪些问题可以通过现有技术或未来潜在的技术得到解决或赋能?

  张云祥:目前中国农业的成本与价格倒挂。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增加产量、提高质量、减少成本和减少劳动力成本,以增加利润。从中国农业整体来看,各个细分领域和阶段,都存在许多可以提升的空间。例如,在育种领域,传统的育种方法正在被分子育种、转基因甚至基因编辑等技术所取代,这些技术可以提高育种效率,培育出具有不同基因表现型的品种,如抗病品种、高产品种等。这将直接影响投入产出关系,进而影响利润。再如,在农业机械装备方面,通过科技,我们可以在某些农作物或养殖场景中利用机械化、自动化或智能化设备,取代传统的劳动力操作,提高机械化率,降低劳动力成本,从而提高整体劳动生产率。但在其他领域,比如,加工和流通,我们可以将二、三产业中的信息化技术应用到农业场景中,从而提高整个产业链的效率,进而实现科技赋能的目标。

  钛资本方昕:我们也想问问,35斗、动脉网联合创始人毕元锋先生,我们的科技发展方向,要实现增产、增质、减肥、减药、替代人工。您如何看待农业所面临的问题,哪些问题可以通过科技赋能来解决呢?

  毕元锋:我认为从今年开始,中国乃至全球农业产业化或农业工业化的新十年将以三个重要趋势为基础。首先,中国农业产业从业人口的结构性变化已经开始,可能会有一些新的年轻人加入到农业领域。其次,我们有三个技术集群,即数字技术、生物技术和智能制造与新材料技术集群,将全面改造农业场景和链条,彻底改造整个产业链。第三,终端消费的多元化将反过来促使食品结构的多样化和食品生产的多样化,这将为我们带来巨大的机遇。

  钛资本方昕:再请张云祥先生帮我们分析一下,从科技赋能的角度来看,我们未来的农业产业结构可能会发生哪些变化呢?

  张云祥:第一,种植和养殖场景的集约化程度可能会越来越高。第二,随着科技的发展,虚拟土地的种植规模可能会越来越大。例如,最高效的蓝莓种植方式是使用基质,不依赖原始土地。对于养殖来说,我们可以让猪在多层楼里生活,这样可以提高虚拟土地的数量。第三,未来的农业将更加标准化和数据化。随着科技的发展,会出现更多的养殖和种植模型,从而得到赋能。因此,非传统的农业从业者会加入到该领域,进行规模化和标准化的养殖或种植。第四,随着更多的创业者和科技的介入,农业产业链将越来越精细化。每个领域都有专门的服务,比如土壤检测、生产操作服务、土壤改良和物流等。我相信科技的赋能将导致农业产业结构的变化。

  钛资本方昕:由于产业结构的变化,请问毕元锋先生,您对于我们观察到的众多企业和媒体有何看法?

  毕元锋:我认为非常重要的评价标准是,企业的商业模式是否被验证成功。你必须找到买方,核算成本,确保收入与成本之间有利润。另外,通过结构性布局,提升体系的环保能力。例如,采用循环经济的概念,将肥料和猪粪便等转化为新的收益源,从而实现低碳环保排放。这种做法使得原本的废弃物能够得到充分利用,形成循环利用的闭环。关键是如何扩大收入和降低成本。科技的使用并非目的,而是为了实现收入增加或成本降低。如果企业能够在2024年实现合理的闭环,那么我认为2024年将是大家回归商业常识的一年,企业需要关注的是产品的销售和商业的实际效益。

  钛资本方昕:大家都提到了技术的发展,但真正的发展还是要落实到农业产业的实际过程中。需要思考,我们到底创造了什么样的价值,或者是在什么地方创造了新的商业价值?最后请Jane来帮我们做一个总结。

  Jane:企业信息化和数字化赋能以及环境的改善,都为农业提供了足够的市场化和动力,使得农业行业的迭代速度尤其在养殖领域非常迅速。这些领先企业的管理能力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综上所述,尽管农业是一个相对长周期的行业,投入产出不一定成正比,但只要持续地进行发掘,利用更先进的科技手段,就有机会找到收入增长、成本降低的企业和赛道。

  风险投资的决策关键点是:市场空间足够大、增长转折点已来到。农业科技赛道,已到了创投决策的节点。但与医药、芯片、消费等领域的投资不同,要想投好农业科技赛道的项目,首先应当关注的是农业,而非科技。理解科技之前,要先理解农业。我们应当理解农业的种植/养殖、加工、流通、销售等环节的商业和社会规律,同时熟识动植物、土地、水源、光照、药肥、饲料等要素的作用特征,还得了解农业相关政策的战略部署、专项资金的拨付和使用规定、相关产品的监管和审批条件,等等。

  因此,本期的投研社,我们从农业的视角出发,去探索科技在其中的用武之地,去思考科技介入后农业的产业结构将发生什么变化,过程中会产生什么样的投资机会。下一期投研社,我们将从科技的视角出发,去探索科技在农业领域发展的底层逻辑、突破节点和深刻影响,这是农业科技的新时代,相信未来将涌现农业多元场景的先进技术和高新产品,带来更多的创投机会。钛资本后期将继续关注农业科技的创投领域,与高技术类专家共同探讨,分析行业结构变化的信号和趋势,寻找新风口,迎接农业科技投资热潮。